歡迎您訪問長春朝陽科技信息網! [注冊] [登錄]
當前位置:首頁 > 科普知識

止痛藥怎么知道你哪里痛

時間:2017-01-22 信息來源:大科技

身體上的疼痛是種特別的感受,這種感受的存在時刻提醒著我們身體的不適狀況,幫助我們免于遭受更大的傷害。但很多時候,即便是成年人,也難以用準確的語言描述身體究竟是哪里出了問題,只是覺得頭疼、肚子疼、背疼。至于孩子,更是無法言明身體所陷入的窘境,只能用手指指或者避讓家長和醫生的碰觸。奇妙的是,止痛的藥物總能幫助我們減輕痛苦,那么止痛藥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?


疼痛從哪里來?


幾個世紀以來,哲學家、醫生以及科研學者都在努力探尋痛苦的真正樣子。中國素來有“陰”和“陽”的概念,將疾病和痛苦歸結于陰陽失調;古希臘人認為疼痛來自于身體中異常的體液所造成;在基督教文化中,疼痛則被視為神所帶來的懲罰和身負罪孽的普通人贖罪的方式。隨著醫學的進步,我們終于明白疼痛有著特殊的生理作用機制:
假如你不小心碰到很燙的爐壁,手被燙傷了。你的手臂會馬上收回,立刻讓你感受到痛苦,一條鋪設了疼痛感受器的特殊神經網絡立即被激活。和其他種類的神經不大一樣,疼痛感受器只有在檢測到高溫或高壓等有害事件的時候才會被觸發。

當發生傷害的時候,神經將傷害性刺激轉換成電信號,向大腦報告壞消息。它們是如何做到的呢?神經的末端會改變形狀,創造孔洞,讓鈉和鈣這樣一些帶有正電荷的離子魚貫而入,這些涌入的離子使得跨細胞膜的電壓降低,并形成電勢,產生疼痛信號。傷害越嚴重,這種信號越強烈。

上面解釋了疼痛神經是如何提醒大腦和脊髓,可是感受器是如何第一時間探測到哪里受到了傷害呢?通常,它們會發現一些化學物質比如前列腺素的警報。正常情況下,這些物質會向感受器傳遞正常的信息,發生了問題后,它們就會跑出去跳來跳去,疼痛感受器無法理解這些物質的瘋狂行為,就意識到身體出問題了。

疼痛感受器還可以直接檢測出一些有害的影響。例如,過多的熱量可以自行打開離子信號通道。所以,辣椒里的辣椒素會制造出火燒一般的灼熱刺激,讓身體接收到“辣”的痛感。


止痛藥出馬


在現實中,止痛藥并不是瞄準目標、精確打擊的神奇子彈,而是有大規模殺傷能力的炸彈。它們在血液中巡游,遇上有問題的地方就想方設法地破壞疼痛機制,保衛身體的和平。所以,如果你因為背疼服用了止疼藥,碰巧頭也疼,那么一箭雙雕,兩處疼痛都能有所緩解。

身體的神經就像戰爭的情報線,當身體遭受傷害時,一份份寫滿了壞消息的急件被快馬加鞭地送往指揮部,報告整個“國家”的戰況,大腦“司令”看到不利的信息就會感受到疼痛。要想緩解疼痛,你需要攔截住信使,想法設法對這些信使實施干擾,進行策反,或者派遣特工將這些信息掉包,給“司令”舉國祥和的假象。如果這些辦法都起不到作用,那么,大不了把司令迷暈,免得它受刺激。各類止痛藥基本上就是采用這些方法來發揮作用。

鎮痛劑不阻斷神經沖動,也不擾亂感官知覺或改變意識。大多數止痛藥物不能把疼痛的來源直接消除,它們只不過是沿著疼痛的傳輸通道,尋找疼痛攜帶的信息,然后進行攔截或者直接摧毀這些信息。

鎮痛劑有許多種,包括非甾體抗炎藥(通過減少炎癥來減輕疼痛)、環氧合酶抑制劑(大部分解熱鎮痛的抗炎藥就屬于這一類,這類藥物能夠阻斷信號)以及阿片類藥物(減少大腦和神經系統疼痛信號的嚴重程度,隱瞞虛報信息)。如果這些物質還起不了作用,醫生可能會使用麻醉劑,阻斷病人所有的感覺、疼痛以及其他信息,把病人直接弄暈,或者對一個特定區域進行局部麻醉。

非阿片類鎮痛藥

疼痛可以使我們避免遭遇更嚴重的麻煩,它提醒人們,這里有傷要注意照看,要讓傷口快點愈合。但是有時候這種疼痛很招人煩,明明身體疾病的大火已經撲滅了,火警的警報(疼痛)還在不停地響,讓人心煩意亂。
要想消掉這種聲音需要切斷信號的來源,非阿片類鎮痛藥就是采取這種方法來止痛的。大多數非阿片類鎮痛藥通過抑制環氧化酶(COX)或環氧化酶-2(COX-2)來起到止疼作用。環氧化酶或環氧化酶-2可以將細胞壁中的花生四烯酸轉化為能夠激活神經疼痛的前列腺素,使人產生痛感。藥物通過抑制環氧化酶和環氧化酶-2,阻止了前列腺素的生成,而沒有前列腺素意味著不會激活疼痛感受器,因此人體就感受不到疼痛。非甾體抗炎藥和撲熱息痛類藥物都屬于非阿片類鎮痛藥。

布洛芬、阿司匹林和萘普生這樣一些非甾體類抗炎藥能夠消炎消腫。炎癥和肢體的浮腫是疼痛的誘因之一,所以通過消炎和消腫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減輕某些病癥造成的疼痛。

能夠解熱鎮痛的撲熱息痛類藥物對身體的病痛不會起到治療的作用,不過,這類藥物中的某些物質能夠使大腦和中樞神經對疼痛麻木,不作出反應。這類藥物確實能夠產生鎮痛效果,可研究人員至今也沒完全弄明白它們是怎樣做到的。

止痛藥是毒,也是藥


對于更嚴重的疼痛,比如術后疼痛,或者長期疼痛,許多醫生會使用阿片類藥物來應對。阿片類物質是從阿片(罌粟)中提取的生物堿及體內外的衍生物,曾是讓我們深惡痛絕的毒,但是它們也可以是幫助人鎮痛的藥劑。
正常情況下,受了傷,大腦也不愿意讓身體太遭罪,所以,人體內自然存在著“疼痛控制系統”,由腦啡肽神經元、腦啡肽及阿片受體組成。阿片受體與腦啡肽結合,能夠調控疼痛的感覺,維持正常的痛閾,使身體可以正常進行生理活動。阿片類藥物會進入大腦或脊髓中業已存在的疼痛感受器網絡里,通過模仿自然產生的神經遞質結構,劫持整個疼痛控制系統,就像特工打暈了守衛人員,假扮成他們一樣。它們還會偷偷潛入身體的獎勵系統,產生一定的上癮興奮效果,掩蓋疼痛的現實。


用麻醉掩蓋疼痛


面對疼痛更強烈的醫療過程,比如手術,就會涉及到全身麻醉、半身麻醉和局部麻醉。全身麻醉使用一種混合藥物,這種藥物使得病人保持冷靜,讓他們失去意識,在手術期間大幅降低他們的疼痛感,使得病人的肌肉放松,甚至會阻止他們在此期間形成記憶。半身麻醉是把身體某個部分的感受器給鎖住,比如腰部以下,以達到鎮靜、止痛的效果。而局麻只麻醉很小一部分的肢體,比如,醫生拔牙的時候會在手術位置的牙齦處注射小劑量麻醉劑,你就會感覺牙齒周圍甚至這一側的臉麻麻的,沒什么痛感。

看來,止痛藥從來就不知道你到底哪里疼,有時候它們誤打誤撞,幫你消了腫、消了炎,疼痛警報自動解除,有時候它們堵住了大腦的眼睛和耳朵,充當欺騙大腦的佞臣。你哪里疼,只有你身體內的疼痛感受器才知道。

2017-01-22上一篇:過年了 如何正確選購堅果?
2017-01-22下一篇:肉毒桿菌是否真能讓女人青春永駐?
網站首頁 | 項目管理 | 產學研合作 | 創業項目 | 設備共享 | 科技園區 | 政策法規 | 知識產權 | 創新平臺 | 科普知識 | 下載中心 | 聯系我們
長春朝陽科技信息服務平臺 版權所有 長春朝陽科技信息服務平臺
技術支持:長春卓文公務科技有限公司 ICP備案序列號:吉ICP備16005804號
东京快乐8开奖查询